您的位置:旅游

【品读横峰】红色葛源

http://www.hfzc.com.cn 来源:横峰融媒体中心 日期:2019/12/7 16:27:44

 从磨盆山下的葛溪,溯流而上,山峰如玳瑁,野树如门帘,有不规则的椭圆形盆地豁然跳到眼前,集市如流,沃野十里。这就是葛源盆地,江西省横峰县北部的粮仓和“油库”。

  在公路还没畅通的年代,这里或许还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存在。每次去葛源镇,到了五里铺,我都有这样的念头:生活在这里多好。葛溪绕村前留一抹背影远去,野生的洋槐和枫香树沿溪边簇拥,村后是笋一样挺拔的山,竹林和树林把整个村子捂了起来。

  

“中共赣东北(闽浙赣)省委、省政府、省军区”革命旧址所在的枫林村旧民居,把葛源盆地人往日的生活形象,以泥土、砖瓦、木料的方式,封存在历史记忆里。村里的小巷四通八达,用河里捞上来的卵石,夯实在黄泥土里,铺成巷道,独轮车、草鞋、板车的踩压和雨雪的浇筑,把卵石基本磨平,在春日雨滴的油润之下,闪闪发亮。苔藓在石缝里,作为岁月的印记,兀自油绿。小巷把村子变成了迷宫,七弯八拐,我们瞬间消失在玄阵般的迷雾里。

  

“省军区指挥部”旧址是一座大院。说是大院,其实也就是有前、中院子的房子。从门楼进去,是一个院子;再进去是一个大门,两边是厢房;继续进去,是院子,以大天井为格局,四边形;最后进去的屋舍算是正房,敞开式的厅堂,各式房间对称地依序布置。葛源盆地的普通民居以黄泥、石头、木料为基本元素,冬暖夏凉。离开村子外出谋生的人,会怀念门口的枣树,怀念清凉的草席,怀念木桌上的油灯,怀念谷雨之后再次回到房梁上筑巢育雏的雨燕,怀念小巷里清晨“踏踏”的脚步声。他们的故人,他们的亲人,在矮小的房子里喝茶、打瞌睡,在油灯下编草鞋、穿梭织布。葛溪边的水碓房里,水车在日夜地咿咿呀呀。

  葛源盆地四面高山,是德兴、上饶、弋阳与横峰相交界的地方。我每次进入葛源,都会想起一张照片:英俊刚毅的面容,略显瘦削,浓眉大眼,鼻梁坚挺,耳廓肥大,眼神坚定,头发像山冈上的丛林,穿一件旧棉大衣(在我看来,更像一件被风吹起来的战袍),脚上戴着镣铐,魁梧的身材和他所在的根据地灵山相似。这是我于1997年,在南昌梅岭看到的照片,至今忘不了。照片中的人,即先烈方志敏。我从不掩饰对他的敬爱。作为男人,他俊朗,脸上终日映着阳光,做事果敢,有担当;作为军人,他有谋略,有血性,威武不屈,有号召力;作为作家,他的《清贫》《可爱的中国》响彻历史的天空;作为一个有信仰的人,他践行了“努力到死,奋斗到死”的誓言,生命的航向始终没有改变;作为世代务农家庭的儿子,他有胸怀天下之志,有兴邦治国之才。他的文章,我们耳熟能详;他的事迹,我们世代口口传诵。

  

方志敏于1899年8月21日,出生于江西省弋阳县漆工镇湖塘村。他8岁入私塾,12岁便辍学辅助家庭务农,童年在家乡度过。17岁时他在乡亲们的帮助下进入县立高等小学,后毕业于江西省立南昌甲种工业学校。1935年1月下旬,他在怀玉山不幸被俘,入狱。同年8月6日,方志敏在南昌英勇就义,年仅36岁。

  湖塘村离葛源盆地,骑马只需一个时辰。选择葛源盆地作为革命根据地,方志敏具有军事家的战略眼光。这里山梁交错,地形复杂,人口众多,产粮产油,社会矛盾激烈。方志敏把葛源盆地当作实现“无产阶级”“苏式国家”的“试验田”去“耕种”:发展棉桑,大力种植粮食,平债分田,各村成立农会,建立农业合作社,开办供销社,发行邮票和股票,通航兴衢,兴建学校医院,扫盲识字,举办运动会,修公园,操兵练武。

  在这片土地,流过血的革命先烈中,很多志士还没娶妻生子,便长眠于葛源盆地。黄球,被杀害时,年方27岁;邱金辉牺牲时,24岁;李穆死于枪口,时年29岁;钱壁流尽最后一滴血,19岁;项春福在正月初九牺牲,时年24岁;杨桂花牺牲时17岁……在革命时期,横峰县的成年男丁,约有十分之一为革命奔走,直至捐躯,再也没回到家里。

  这是一个梦想升起的地方,是一个信仰不会泯灭的地方,是一个热血可以点燃火把的地方。

  我们行走在葛源的大地上,英烈的亡灵在注视我们。

  

我一遍遍地梳理每一次去葛源所遇见的人与事,回想它的山川地貌,体会它的风土人情。想起几次去石桥,在山沟一户吴姓老汉家喝茶,用蓝花碗泡手工茶,酽酽的。他粗大有力的手,我握过,糙糙的,树皮一样。他的几个小孩都成家了,住在县城。他还守着这栋石砌木屋。屋前种了枣树、松树,栽了吊兰、射干,屋后种了梨树、桃树、板栗、李树。菖蒲是不用栽的,屋边水溪有。竹子是不用栽的,崖石缝里,拔节而起。映山红是不用栽的,放眼望去,都是。石墙是要砌好的,片石一块块砌起来,供苔藓和爬墙虎作篱笆。他守着老房子,像守着他的肉身。

  “这是一个好时代。”他说。

  “我一直生活在好的时代。”他又说。

  什么是好时代呢?每个人所描绘的,可能都不一样。葛源盆地把答案告诉了所有人。就像方志敏在《可爱的中国》所预言的:“朋友,我相信,到那时,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,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,欢歌将代替了悲叹,笑脸将代替了哭脸,富裕将代替了贫穷,康健将代替了疾苦,智慧将代替了愚昧,友爱将代替了仇杀,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悲哀,明媚的花园,将代替了凄凉的荒地!这时,我们民族就可以无愧色的立在人类的面前,而生育我们的母亲,也会最美丽地装饰起来,与世界上各位母亲平等的携手了。”这一切已在我们的土地上实现。

  盆地是一样的,是因为有梦想的人,始终会在盆地上升起长明灯,生生不息。(傅菲)

(编辑:祥云)

相关文章